top of page
  • 國際神學福音佈道會

精巧細織(Curiously Wrought)

風從何道來,骨頭在懷孕婦人的胎中如何長成,你尚且不得知道;這樣,行萬事之上帝的作為,你更不得知道。(傳道書十一章5節)


於最近的一本書中,兩位著名作者〔均為進化論者(evolutionists)〕對經由人類心靈(mind)和大腦(brain)所造成的功能,做了盛譽有加的評價。


「人腦是所有已知複雜系統中最令人驚訝和神秘深奧的系統。我們至今才剛剛開始逐漸瞭解,於人腦中數以十億計神經細胞(neurons)的資訊傳送方式。譬如,當我們是孩童時在海灘上度過的一個夏日回憶;想像力;以及我們夢想之不可能的世界;和意識力,等等。我們對數學概括化和有關宇宙深奧的(有時是反直覺的)問題之瞭解度,有令人驚異的能力。我們的頭腦有能力做這些並且還可以做得更多,這是如何能夠做到的呢?我們不知道: 人腦(心靈)是科學領域中,令人生畏的一大艱鉅難題。」1


這個證詞使我想起三十多年前,一位無神論的(atheistic)生物化學家,以撒‧阿斯摩(Isaac Asimov)所發表的一份聲明,阿斯摩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多產的科學家作家。他這樣說道:「……於人體中,一個三磅重的大腦,據我們所知是宇宙中最複雜和最有秩序的組合物。人腦怎麼可能是從原始泥土(primeval slime)中發展出來的呢?」2


阿斯摩對這個重要問題的答案是,從太陽來的能量以某種方式提供了,創造生命和最後形成人腦所必須的資訊信息。但是,他沒有解釋「如何」能夠從太陽產生這複雜的奇蹟,也沒有任何其他人能夠解釋。當代的作者所羅(Sole)和戈德溫(Godwin)很坦白地承認,簡單地說:「我們不知道」。


人腦(心靈)確實是「科學上的一大艱鉅難題」,事實上是只要科學界的從事者否認上帝創世的真理,那麼科學永遠無法提供答案;而另一方面詩人(psalmist)則很樂意地承認上帝,以敬畏的心說:「我要稱謝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詩篇一三九14)。


然後他繼續以卓越地見解說:「我在暗中受造,〔精巧細織(curiously wrought)〕在地的深處被聯絡;那時,我的形體並不向你隱藏。」(詩篇一三九15)。這個字「精巧細織」於英皇欽定本聖經(King James Bible)中如此栩栩如生的翻譯出來,它是希伯來文(Hebrew) 「raqam」,意思是「細繡而成」(embroidered)或「做針線之工」(did needlework),這個字於其他聖經章句中,如果引用到也是如此的翻譯。


要試著描述人類大腦中,相互聯接神經細胞如此驚人的網絡時,最合適的想法是,高度精巧細複雜的針線刺繡之工


「人類身體大約有十萬個基因(genes),而人腦有超過『一萬億』個神經細胞,於其中間大概有一百萬億至一千萬億個連結〔神經鍵(synapses)〕。這就是說每個基因至少有『十億』個神經鍵,即使每一個基因和所有的基因不做任何功能,只是控制生產神經鍵(基因並非不做其他功能)。」3


但是,雖然人類大腦是如此地令人嘆為觀止的複雜,它仍舊無法解釋所有的這些神經細胞及神經鍵如何能產生意識,更不用說它如何能產生抽象的思維和創造性的聰明才智,及人腦中無數的思念想法和推理,更何況它的想像力和夢想。人類學家馬特‧卡特米爾(Matt Cartmill)承認,這是我們知識領域中一個重大的缺失差距。


「意識現象是我們生命和生活中所有價值的泉源,因此,它應該置於科學研究領域中的首要項目。然而,雖然它有如此基本上的重要性,意識是大多數科學家們不願意來處理的課題。實際上我們完全不瞭解意識的機制(mechanisms)或是它的進化(evolution)。」4


這是一個多麼驚人的自相矛盾之事!這「意識」恩賜之基本現象,使得科學家們能夠研究自然界的進程並且對其進行描述,然而科學家們確完全不瞭解「意識」其本身。「意識的機制裝置幾乎是一個完美的奧秘。」5


人類的大腦不僅僅能產生意識,也能產生複雜的思維進程,還能夠把這些想法傳遞溝通給他人。語言的意識(真正的語言,不是動物的吠叫聲和咕嚕聲),又是另一個令人驚訝的現象,這完全沒有進化論式的解釋。語言可以相當快地「進化」成不同的語言,但「語言」是如何進化的呢?是否以前只有一種最初的語言,或是不同語言各自獨立進化?進化論者們不知道。假如他們拒絕上帝於聖經中的解釋,那麼他們也許永遠無法知道。


人腦、人類意識、以及在說和寫中表達人類思想的能力,確實是令人驚訝的現象,而完全沒有任何進化論的解釋;相同地,奇妙的脫氧核糖核酸(DNA)分子也是如此,於其中編碼了所有人類身體,每個細胞的複製和生長之編程信息(programmed information)。


如詩人所意指,我們人類的頭腦確實是於我們母親的胎中經過非常「精巧細織」(詩篇一三九15)而成,經由這極度錯綜複雜交織在一起的脫氧核糖核酸密譯碼,遠溯到夏娃母親和亞當父親,並且一直追溯終極至,無限心靈和巧妙恩手的偉大設計創造者(Designer)祂本身。


正如先祖約伯(Job)所強調,當他沉默思考上帝創世時所有的奇妙大能事工;

看這一切,誰不知道是耶和華的手做成的呢?」(約伯記十二9)。


參考資料(References)

1. Richard Sole and Brian Godwin, Signs of Life (New York: Basic Books Inc., 2000), p. 119.

2. Isaac Asimov, “In the Game of Energy and Thermodynamics You Can’t Even Break Even,” Smithsonian Institute Journal, June 1970, p. 10.

3. Paul R. Ehrlich, Human Natures (Washington, D.C., Shearwater Books, 2000), p. 4. Dr. Ehrlich is a Professor at Stanford University. Emphasis his.

4. Matt Cartmill, “Do Horses Gallop in Their Sleep?” Key Reporter (Autumn 2000), p. 6.

5. Ibid., p. 8.


版權所有.翻印必究

本文節錄譯自「創世研究學院」(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www.icr.org,《回到創世記》(Back to Genesis)系列,第156期,2001年十二月號。全文請見美國新澤西州「國際神學福音佈道會」(EMSI)出版《創世科學論六》( Creation Scientism 6)。欲覽更多相關書籍,請至本會網站emsi@emsionline.org.若文章內容任何部分需轉載,或以廣播、錄音等方式使用時,請事先告知本會。謝謝您的合作!




61 次查看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Comments


bottom of page